好奇的人是有福的……

在拥挤的中庭里,150张面孔从座位上盯着我看。在欧洲和北美,还有1000多人正从电脑屏幕后面盯着我看。有些无聊。有些急切。有些人想知道我是谁,从哪里来。有些人只是发现座椅上的浅蓝色靠垫硬在屁股上。所有人都以某种形式在想:“这位女士是谁?”

为什么站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位身穿黑色连衣裙的中年女士,她显然不是瑞典人?她是谁,凭什么能告诉我们新消息?

但告诉他们我喜欢。

麦克风在我耳后插入一点,话筒沿我的下颌滑动。我是加斯·布鲁克斯。碧昂丝。Gaga。至少每次我戴上耳机时都是这种感觉。但这是我自找的。我需要打手势。我需要我的双手自由地公开和自由地谈论我如此热爱的事情。

好奇心。

“好奇的人是有福的,因为他们将经历冒险!”在我演讲的第一张幻灯片上说。似乎很简单。一个模因。一个简单的介绍。但当我站在会众面前向他们宣告终极的福乐时,我想起了另一个时刻。另一个地方。

- - - - - -

我9岁了,教堂已经结束了。我爸爸又做了一次布道,得到了他的信徒们的赞扬和热烈的握手。他谈到过保罗,彼得,摩西之类的人。耶稣肯定被提到了。他总是做。

他用洪亮的声音站在人群面前。他穿着牛仔靴摇摇摆摆地走了回来,并以一个尴尬的角度将手交叉放在臀部,以此来表达自己的观点。(我会发现这两种姿势都是遗传的。后天吗?自然?谁知道呢……不过我跑题了。)

当人群进入门厅和集会大厅时,我溜到了讲坛后面。我把脚凳从隐藏的架子上滑了出来。在那里,小男孩们有时会在周三晚上的圣经学习中领唱或朗读经文,他们可以在大的木制矩形屏幕上看到,也可以在麦克风中听到。

它不是为我准备的。但我还是站在了脚凳上。我把我的假便签卡片弄直(这是我父亲的习惯),打开我的绿色圣经,读到我最喜欢的一节经文,双手放在讲台的两边,紧紧握住它。几百年来,我一直在看着他这样做。第一句话很关键。这不是最重要的,但却是关键。

“兄弟姐妹们,请和我一起翻到《耶利米书》第29章,从第11节开始。它读取,

耶和华说,我知道我向你们所怀的意念,是赐平安的意念,不是降灾祸的意念,要叫你们将来有指望。那时你们必求告我,向我祷告,我就应允你们。你们寻求我的时候、就必寻见。

你们抓到那个兄弟会了吗?我们常常只关注第11节的应许,而忽略了第13节的重要性。”

我在这里停顿了一下。当我走下脚凳,绕着讲坛走的时候,我会非常小心地继续与我的假听众进行眼神交流。我把左手放在讲坛上,虽然它太高了,不像我高大的父亲那样是一个自然的姿势。在我的自由手中是我的圣经,对折,像一个墨西哥卷,当我指向会众。

“你抓住它了吗?”我再说一遍,你们若一心寻求我,就必寻求我,并且寻见。

戏剧性的停顿。穿高跟鞋摇滚回来。

“当你用心灵的一丁点儿寻求上帝时,你将找不到他。当你用你的心里剩下的寻求上帝时,你将找不到上帝。当你在电视上寻找上帝时,你将找不到上帝。你不会发现上帝在你的工作中寻找他。不!”

当我走到讲坛前时,声音有点太大了。两个楼梯。现在我在羊群中。

“你会找到上帝的。只有当你全心寻求时,你才会找到上帝。”

闭上眼睛。深呼吸。

“再打开你们的圣经。自己再读一遍。耶利米书29章11到13节。去做吧。我会等待。”

现在我停下来让我的观众再读一遍。然后,在圣殿的后面,我看到了他。他坐在右边倒数第二张椅子上。他是面带微笑。一只眉毛微微扬起。我的脚步有点蹒跚。我被监视。

“嘿,”他大声说,引起了我的注意。我试着忽视他,但我知道他不会被忽视。“嘿,你知道你不能说教,对吧?他停顿了一下,让自己明白过来。“女孩不会说教,”他花时间说每一个字,确保他有他想要的影响。"你永远不会成为传教士"每句话都像是一记耳光。每句话都已经被我女儿的心所熟知。每一个字都在提醒你。“我想你可以教小孩子或女士。但你永远不会像爸爸那样。你不能。 You aren’t allowed,” my brother says with the calculation that only a sibling has. He knows the spot he’s hitting. It’s a tender spot that he has poked and prodded for years as we’ve played church. Only now he’s too old to play and his honesty is a cruelty that is meant to sting..

“你应该离开那个讲坛。你会搞砸的。反正女孩子是不应该在上面的。”当我没有迈步走下台阶时,我脆弱的心希望他会觉得无聊而走开,他站起来说:“我去叫爸爸来。”

当他微笑着离开圣殿时,我走到讲坛后面,蹲下身子,把膝盖拉到胸前,用双臂抱住他们。我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回来,如果他们回来,我就不会被发现。我坐在那里,四周弥漫着教堂地毯和布道坛橡木的气味,几英尺外是洗礼室的汩汩声。“这是我全心全意在寻找你,”我轻声对上帝说。“对我来说,这就是它的样子。”我更加平静地说。“如果我不应该以这种方式来追求你,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把我变成女孩,但也许这就是你想让我发现的,”我的话语渐渐淡出脑海,在这么小的年纪,恐惧和勇气已经学会融合在一起。

- - - - - -

“好奇的人是有福的,因为他们将经历冒险,”我微笑着对我面前的面孔做了一个欢迎的手势说。他们中的许多人微笑着。有些是因为他们喜欢我,在最近几个月成为了我的朋友。有些是因为这个手势是表示欢迎的,人类会对欢迎做出反应。很多人是因为他们无法抗拒对冒险的渴望。

当我站在这群人面前时,我想起我的追求仍然是我生命中的冒险。我并不比10岁时更好奇今天的上帝是谁。我也有同样的好奇心,这是一团燃烧在我内心深处的火焰。我发现的每一个关于上帝的线索,都在引导我踏上一段旅程。

多风的道路。疯狂的路径。意想不到的转折。狂风暴雨的海。明亮的篝火。

我把我的手放在我的臀部,在那个尴尬的姿势,我说教。我向满屋子的年轻产品经理和工程师宣扬好奇心。我提倡探索你对一切事物的信念的边缘,以便找到新的问题去解决,新的东西去建造,新的方法去给予世界一些东西。我提倡阅读、交谈、辩论、辩论、学习,走到外面的世界去寻找。

你们寻求我、若一心寻求、就必寻见。好奇的人是如此幸运,因为他们将经历冒险。”

留下一个回复

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布。必填字段已标记

这个网站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邮件。了解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